基本全职周江相关,但是有时没粮吃饿疯了会推荐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拆逆但是并不是真吃(除非真的画的写的很好而且不过火)所以注意避雷,其他cp有一点杂但基本是正副队,江波涛迷妹,江副队是世界的瑰宝大家都要好好爱他

【全职高手】【周江/方王/(修伞)伞修橙】说好的50粉福利

#写手傲娇试炼##月色真美四题#
1. 告白,不使用“喜欢”“爱”等字眼。(月色真美啊!)
2. 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见”等字眼。
3. 死亡,不使用“死亡”“尽头”“到此为止”“那边”等直接表述。
4. 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见”“欢迎回来”“记得当年”等直接表述。

*因为能力不够所以还是只写前三个吧(顶锅盖跑走

ooc

ooc

ooc

 

1.告白(周江)(其实是以前想的一个吸血鬼paro的逆养成的片段,大概是弃掉了,非常迷幻,不要抱以希望)

 “我想不出任何和你分道扬镳的场景。”

“为什么要分道扬镳。”

“是啊,为什么呢,我大概是喝醉了胡思乱想。”

周泽楷望向他。江波涛还在笑,微微低着头,眼底全是不清不楚的情绪。

“我刚才一直在迷迷糊糊地想这件事。想着你终会结婚,对方会是面容姣好的名媛。想着你结婚穿的黑礼服。你牵着新娘的手,露出你小时候看见我才会露出的笑容,吐出总在我耳边、让我心神不宁的低音。你抱她就像我收拾东西那天你抱着我的那样。这整个场景违和的不得了,我笑得简直要蹲在地上。你看你有那么多的追求者,我一个个放到那场景里谁都不合适。”

“周泽楷我觉得我们不适合任何形式的分离。”

周泽楷凝视着他。

“你没醉。”

他总是这么一针见血。

江波涛深吸一口气,决定孤注一掷。

“……反正都一样。”

然后在他反应过来前,周泽楷低下头吻了他。

大厅里的提琴和小号忽然一齐轻快地演奏起来,人们在欢乐的舞曲中爆发出大笑,打着节拍,柔软的天鹅绒与蔷薇花卷边裙裾旋转厮磨,水晶吊灯将夺目的明亮挥洒在大厅的每个角落,所有的黑暗都被驱赶到这个幽静的露台。他们两人轻轻依偎着,吻得小心翼翼却又缱绻不已,对那一门之隔的热闹非凡充耳不闻,却模模糊糊地感觉这宁静的夏夜微风中有某种神圣的事物在轻轻歌唱。

两人分开时江波涛有些愣。他的眼中闪过惊讶和欣喜,但他只是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

“看来我们又想到一块儿去了。”

2.分手(方王)(非常迷幻,不要抱以希望)

“你东西收拾好了?”

“那当然,用得着你讲。”方士谦回头扯了扯嘴角,希望看上去像是个满不在乎的笑容,但他没花更多时间来观察这个笑容有没有骗过对方就转过去了。

身后王杰希没做什么反应,大概是蒙混过关了。王杰希只是伸手拨弄了一下那条深色窗帘。他们俩当时没怎么挑,纯色没有花纹,睡觉时足够挡光,重要的是它最便宜。那就它了,还挑挑拣拣作甚。

他们明明连那么难过的日子都过去了。

方士谦再次确定了一下飞机的时间,然后在手机上叫了出租车。一切妥当后他下意识地往王杰希的方向瞟了一眼,接着整个身子都转了过去,眉毛挑了挑。

“哟,下雪了。”

素色的絮状物穿行在这座了无生气的城市里,不久它们就会覆盖以灰色为主色调(冬天尤其如此)的大街小巷,积压在光秃的枝桠和停放在路边的轿车顶,与阴冷的天空相顾无言。积雪不会带来寒冷,但它的底部已经开始消融,最接近地面的雪层化成水,渗透进所有或大或小的缝隙,或是漏进行人的鞋中,掠夺那微乎其微的热量,最后只剩  冻到麻木的双脚敲击着湿漉漉的黑色柏油路。

方士谦把行李箱竖起来,拉出拖杆,拍了拍手后鼓足勇气:“到了国外要不要给你寄明信片?”

“麻不麻烦,人还以为你到那边观光旅游去了。”王杰希嫌弃。

“哪能呢,”方士谦乐呵呵地把行李箱拖出卧室,王杰希跟在后头一起出来,“我可是去干正事的。”

“好歹混出个名堂。”

“哎。”

对话平淡得无懈可击,如果忽略两人开口时声线那难以察觉的颤抖大概更完美。

“等一下,”方士谦的手刚接触到防盗锁时王杰希叫住了他,“围巾带走。”

方士谦的心一沉。

那条围巾王杰希也有一条一样的,朋友送他俩的情侣款。他们俩当然是懒得搞这种小花样的,但现在方士谦想放手一搏。所有属于他的东西他都打包带走了,只是试图留下那条围巾。

他输了。

王杰希把围巾递过去时方士谦一声不吭。但他还是接过来,绕了几圈,表情掩盖在围巾之下。

“……我走了。”

王杰希没做声,只是等他出去后把门非常轻地合上了。

方士谦下了台阶,行李箱的轮子在水泥地上喀拉喀拉地滚动着,在一片寂静中令人一阵心悸。出租车已经等了一会儿,雨刮器机械地清理着积雪,带出点“咻咻”的声音。

“这天真够冷的。”

方士谦嘀咕了一声,把围巾围紧了些,大踏步走向出租车。

3.死亡(伞修橙/修伞非cp向)(非常迷幻,不要抱以希望) 

叶修手指一松,门“砰”地关上。他机械地解下那条暗红色的领带,自己都没注意扔在了哪里。然后是其实并不合身的西装外套,也是无意识地脱下,无意识地挂在椅背上,皱成一团。

怪陶轩呗,他借的黑色西装,“这种日子……总得注意一下仪表的。”沐秋真看到大概要笑岔气。

但陶轩这些日子真的帮了他们很多。只有他和沐橙的话这些真熬不过来。陶轩让沐橙在旁边宿舍先歇着,待会儿得过去看看她。这些天她已经不怎么哭了,只发愣。

大概没人的时候还是会抹眼泪的。

叶修坐回电脑椅,靠着椅背,呆呆地望着漆黑的电脑显示器。太阳已经落下去了,而他没开灯,整个房间只有窗外透进的微薄的光线,阴冷冷的,勉强界于光亮和一片漆黑之间。

一叶之秋的卡还插在上面。当时听到消息他就冲了出去,接下来的日子似乎都处于浑浑噩噩和疲于奔命之中。医院。警察局。嘉世。他想整个世界应该都是天旋地转的了,结果回来后床还是那张床,电脑椅还是会在他坐上去时“咔嚓”一声,甚至一叶之秋还是像几天前那样插在卡槽里。除了电脑大概是被陶轩帮忙关了,一切其实也就和出事前一模一样。一模一样到大概下一秒,苏沐秋就会冲进房间,从身后一把揽住他的肩膀要求再来一局。

“我去你刚刚那招太阴了吧?!”

“怎么样,还不速速拜倒在我一叶之秋的却邪之下。”

“扯吧你,却邪不还是我辛辛苦苦做的!”

说不定还会假模假样地掐他脖子。

叶修盯着账号卡觉得这事儿真是搞笑。明明什么东西都一模一样,楼下的小卖部还在卖着他们仨都很喜欢的汽水,夏天的阳光还是耀眼灼热让一切都明亮,路上的汽车自行车公交车摩托车还是该停的停该走的走该抢道的抢道,世界什么都没变但你就是知道有东西变了,而且很荒诞的是只要几分钟一切就天翻地覆了。你还会觉得愤怒:这一切都天翻地覆了世界怎么还好意思按原来的轨迹走。然后你就明白世界从来不会为一个人停下脚步。

他想几个月前自己还在炫耀自己成年了。结果其实他还是小孩。他们都是小孩。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不堪一击。

他下意识地觉得该做点什么打破这种沉寂,然后他发现自己手上有一支烟。什么时候拿的?不知道,反正那个烟盒和平常一样放在烟灰缸边,烟灰缸和平常一样放在右手边,和平常一样缺了个口。打火机和平常一样放在抽屉里,和平常一样在他手里“咔嗒”一声,火苗舔舐着烟丝,灰蓝色的烟雾模糊着光线与黑暗。

他等着烟雾中不多时便会伸出一只手,和平常一样一把掐灭他的烟,沐橙和平常一样坐在他床上看着他俩咯咯直笑。

“把烟灭了,我和沐橙可不吸你的二手烟。”

“啧,那你们聚这儿是要干嘛?”

“昨天不是抢了boss吗,我看看那材料能不能派上用场……你把烟灭了!”

“哟我看看。”

“我也想看!叶修你不要抽烟啦,你要不要吃瓜子?”

……

烟抽完了。

评论(8)
热度(48)

© 风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