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全职周江相关,但是有时没粮吃饿疯了会推荐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拆逆但是并不是真吃(除非真的画的写的很好而且不过火)所以注意避雷,其他cp有一点杂但基本是正副队,江波涛迷妹,江副队是世界的瑰宝大家都要好好爱他

【HTF】现实不会存在的精神病院(1-2)

※※※注意:是HTF!!Happy Tree Friends!!不是全职!!

※※※警告:有流血表现!!三观极度不正!!人物没有正确的是非观!!请勿模仿!!!!!!!!以及理论知识完全不符合实际,不要挑刺因为全是错误,详情见标题

我以前是混HTF圈的,准确来说是HTF拟人圈,我有没有提过?同样喜欢这个的来握个手,同好同好;不喜欢或者没听过的强烈建议不要去看,因为容易引起强烈不适,虽然我觉得没那么可怕。

这篇文是很久以前写的,放在贴吧上(是的贴吧上那个就是我)昨天意外翻到,感觉有些感慨:那时候真的有很多脑洞,结果都放弃了……真的很可惜。

稍微修改了一下,写的依旧不好,廉价的眼泪,廉价的剧情。总之做个纪念吧。纪念那个时候真的非常喜欢HTF的我。

注意tag。第二章是军觉军觉军觉。拆逆欢迎因为我也吃,但是无理取闹的我不管,爱咋咋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0


“我叫Giggles。”那位粉色头发的护士小姐将一叠病历拍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没等Lumpy有任何表示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这些是病人们的病例——您前一位细心整理的,希望您能做得和他一样好。每天都要查房,主治医师一般只要一天一间,前几天我会和您一起去,有任何问题可以问我。那么,现在有问题吗?”


Lumpy如梦初醒:“呃……呃……您叫Giggles?”


“是的。”


“真有趣,呃……我是说我记得Giggles是微笑的意思。”


Giggles唯一的回应是抽了抽她的右眼角。她漠然地转过身:“既然没有什么事,我告辞了。”


主治医师终于想起来他应该自我介绍一下:“嘿,我叫Lumpy。”


“我知道。”


门被“嘭”的关上了。

 

1


第一天,他们来到了1号病室。

 

“嘿,你好,我叫Lumpy,新来的主治医师。”

 

床上红色头发的小姑娘惊奇地望着他,不太自在地摸了摸头上白色的发卡。Lumpy翻了翻她的病历,被害妄想症。

 

“啊……您好,我叫Flaky。”她不好意思地攥着床单。她的情绪很稳定。Lumpy想,但她的眼神非常茫然。

 

“你是不是累了?”

 

“嗯?……没有,我很好的。很好的。”小姑娘猛地回过神,怯怯地笑了,但那勉强的笑容转瞬即逝,她又茫然地盯着——是的,盯着——Lumpy的身后。

 

Lumpy狐疑地看了看身后。没有东西。突然身旁的Giggles咳嗽了两声。

 

“哦对,接下来我们要做一些检查。可以吗?”

 

“啊……可以的。”

 

例行检查。Flaky很配合,但其实她也没什么反应就是了。

 

“Flaky真懂事啊。”Lumpy笑着揉揉她的头。

 

“嗯?谢谢。”她也微微笑了笑,依然是转瞬即逝。

 

但接下来出了点小插曲:Lumpy拿错了药。Giggles翻了个白眼回去拿镇定剂,病房里就只剩他和小姑娘。气氛有点尴尬,Lumpy坐了下来,Flaky则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揪床单,视线随着他走到一旁,再坐到椅子上。病房里很寂静。

 

最后居然是Flaky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您-说-您-叫-Lumpy……”她低声说。

 

“是的,怎么了?”Lumpy很高兴她终于有了反应。

 

但他不会高兴太久了。

 

Flaky没理他,继续低声地自言自语:“您说您叫Lumpy,是新来的主治医师。您又是谁呢?谁呢?你又是谁呢?你是谁?你是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救救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她的音调慢慢升高,最后开始拼了命地尖叫,紧紧地用双手护住头部。

 

Lumpy的心“咯噔”了一下:“喂Flaky你冷静一下,我……”

 

回答他的是更撕心裂肺的惨叫和嚎啕大哭。Lumpy上前,想安抚她一下,结果Flaky突然拽下了她的发卡,狠狠地捅向到了Lumpy伸出的手背。

 

发卡不算尖,但以一个小精神病患者的力度足以使人受伤。接下来是恶性循环:血流了下来,Flaky看到血,愈加哀嚎起来,大滴的眼泪往下流。

 

真是越搞越糟了。

 

“Lumpy医生,您还真是越搞越糟了!”带着怒意的女声突兀地响了起来,Giggles终于回来了。她不幸看见了这一切,急忙冲了进来。

 

“嘿我刚好想说这句话……”Lumpy被Giggles一记眼刀吓得声音低了下去。Giggles麻利地用左手按住不断挣扎的Flaky,找到静脉后,右手拿着注射器扎了进去。整个过程不过一眨眼的事。Lumpy松了一口气。

 

Flaky还在挣扎,但明显越来越无力,就像一条离开了水渐渐不再扑腾的鱼,最终再一次陷入那种茫然的状态,盯着Lumpy背后。只是这次无论说什么,她也没反应了。

 

医生和护士出去了。

 

“您不会喜欢和这个孩子呆在一间房里的。”带上门时,Giggles突然说。

 

“我明白。”

 

“不,您不明白。她不发病时没有攻击性,我是指另一方面——和她呆在一起,你总会觉得房间中有一个我们看不见的……另一位。”Giggles不大自在地摸了摸手臂。

 

Lumpy讶异地从门上那块圆形玻璃往门内望。那孩子,Flaky,茫然地坐在床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带着恐惧的眼神猛地回头,望向空无一人的背后,看到没有东西的墙壁,还仿佛不信任地盯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地转回来,茫然地看着前方。然后过了一会儿,又猛地回头,再转回来。又回头,又转回来。回头,转回来。

 

Giggles摇了摇头,又回去给她打了一剂安眠药。小姑娘睡了。

 

然后他俩沿着医院幽长的走廊离开了。

 

2


第二天,他们来到了2号病室。

 

“嘿,你好,我叫Lumpy,新来的主治医师。”

 

“新来的医生?您好,我叫Flippy。”

 

床上绿色头发的青年微笑着点了点头,打了招呼。Lumpy翻了翻他的病历,双重人格。

 

那是个很和气的青年,五官端正,草绿色的双眼显得很温柔。Lumpy和Giggles进来时,他正在读书。就这么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右手居然被手铐紧紧地铐在床边的护栏上。

 

“您在读什么书?”

 

Flippy略微愣了一下,又笑了:“《双城记》。”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微微泛黄的书页,合上了书。

 

Lumpy对这位病人的第一印象很好, Giggles却显得有些紧张(她也会紧张?Lumpy心想)。她仿佛不经意地整理床单,不经意地抖了抖枕头,不经意地打开床头的小柜,不经意地翻了翻,最终松了一口气。但这样做应当有个理由,于是她合上抽屉,拿起床头的一个药瓶,摇了摇。

 

“Flippy先生,你的药都吃完了?”Giggles笑着说(她居然还会笑?——Lumpy)

 

“嗯——呃,我也想……”Flippy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铐,为难地笑了笑。

 

“那真是太好了!每天都按剂量好好吃药,你的病一定很快就会好。”Giggles很高兴地说,仿佛在安抚在场的所有人。

 

“有劳您了——呵,病吗。”

 

在Giggles有些过于亢奋地回过头去整理药品时,Flippy突然扶着头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Giggles没听到,而Lumpy——他也不确定是不是真听见了——Flippy正坦率地看着他们,仿佛什么都没说过。

 

好吧,总之应当开始检查了。虽然病历上说明了是“双重人格”,但还是有必要亲自了解一下。

 

“Flippy先生的病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Flippy皱了一下眉头。

 

“……是在战场上。那年我20岁,刚参军。我想他出现是因为……”Flippy慢慢失神起来。

 

“Lumpy医生!请立刻停止问问题!”Giggles突然很着急,惊恐地向Lumpy喊道。

 

Flippy却向他们摆了摆手。

 

“没关系……他最近没有那么任性了。”Flippy自嘲地笑了笑,神情恢复自然。“我继续——他出现是因为那场战役。我的两个战友……在我眼前牺牲了。然后是我被包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等我终于恢复意识时,我发现敌军被以一种……很干净利落的方式歼灭了。全部。”

 

Lumpy皱了皱眉。

 

“当时我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我以为是我太愤怒太悲伤的缘故。后来我退役了,回到平静的生活中。但他似乎不喜欢太平静,每次我失去意识再醒来,我总是站在血泊之中,手上拿着刀或别的什么,旁边是不认识的肢块和器官。后来……我被抓了起来,关在了这里。倒也清静。”

 

“那么它一般以什么形式出现?”Lumpy突然问。

 

“……‘它’?”Flippy惊讶地看着他。

 

“啊,我是指您的另一个人格,或者您知道它一般什么时候出现,出现时会怎么样吗?”

 

Flippy依旧惊异地看着他,眉头微微皱起。他沉默了很久。

 

“那个,Lumpy医生我可以告诉你……”Giggles看气氛不对连忙打破沉默。

 

“没关系护士小姐。”Flippy突然开了口,“你不如我了解他。他叫Fliqpy(医生和护士吃了一惊)啊,是我问他的。在看见或听到或意识到和战争有关的东西时,Fliqpy他总是忍不住要出来——现在已经好一些了。性格有点急躁,有一点残忍,还有一些这些那些的小毛病,但好好和他说他也听的……好吧他不听,但除去有时候过激的反应,还是蛮有趣的。对了,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比鎏金更加灿烂的金色。非常美。眼神带着倔强和杀意,还有一点嘲弄。看得出来他不是那种容易屈服的人——一开始我是偶尔在镜子里看到的,后来在脑海里也可以看到……真的很……啊不好意思,我只是自顾自的讲了。可以给我一杯水吗?有点口干。”

 

Flippy突然停下了他滔滔不绝的讲述。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脸上无意识泛起的微笑也立刻消失。

 

“啊……啊。”Lumpy还没反应过来,有点发愣地站了起来,倒了一杯水,想递给Flippy。

 

“谢…………!!!”

 

Flippy看着那杯水,面色突然变了。他的瞳孔一下子缩小,盯着Lumpy的手。Lumpy猛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Giggles则惊恐地捂住嘴,试图压抑住喉头那细小的尖叫声。

 

“糟了,该死该死,是昨天Flaky弄的伤口……喂!Flippy先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冷静点!!深呼吸,看着我!!”

 

Flippy是看着他,但已经晚了。Lumpy和Giggles就看着他草绿色的双眸中央像炸开了一团光,一点点细小的金色迅速从中央渲染开来。他像脖子被折断了一样猛地低下头。然后他的身体轻微地抖动起来。

 

“……Flippy先生?”

 

他没有事。他在笑。一开始只是憋在喉咙口的轻笑,后来却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快活了。他在笑,就像听了一个笑话实在忍不住,又像小孩子终于恶作剧得逞,发出肆无忌惮的刺耳笑声。然后他猛地抬起头——

 

上帝呀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璀璨。没有一丝杂质。和Flippy说的一模一样,实在是太美了。只是里面充满了嘲弄、杀意和恶毒的怜悯——这时候你就明白这双眼睛其实是没有任何感情的。

 

Lumpy看着那双眼睛,忽然感觉看到了地狱之门向他敞开。

 

Flip——Fliqpy还在笑,但一瞬间,那肆意的笑容就荡然无存。

 

“现在就去死吧。”他恶狠狠地说。

 

在还没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Fliqpy一跃而起,捞起那本《双城记》,从书皮中居然抽出一把小裁纸刀。他似乎还不满了一下,但他没考虑太久,手一扬就往Lumpy掷去。Lumpy连忙往旁边一躲,震惊地看着那把刀没入了一秒前他的头后方的墙体。如果不是手铐限制了活动,那么毫无疑问下一秒Fliqpy还会扑过来扭断他的脖子。他一定会的。

 

Giggles扶着门,惊恐地看着Fliqpy,张着嘴却怎么也叫不出来。Fliqpy愤怒地四处寻找武器时看见了完全吓傻的她。

 

“哈!Giggles小姐,您在怕什么?”Fliqpy突然微笑着放轻声音,“是怕我把您杀了?还是害怕这位同样是蓝发的先生像前一位那样死在你面前?我还记得半个月前那次愉快的小游戏呐,闷在这儿真是无聊死了。哟,您哭了?想起前一位眼眶里扎满眼镜碎片,喉咙被割开的模样?那时你的模样——还有现在——多像Flippy邻居家那个女孩啊!她不应该把番茄酱打翻的,于是呢,我,正在做客的Flippy,把她全家砍了。鲜血的味道让我觉得好多了,接着该轮到她了,但Flippy不让我继续了。那个红发小鬼真让我恶心!!跪在地上哭都哭不出来精神完全崩溃了一点意思也没有!!!我更恶心Flippy永远一副正人君子样护着她不让我做这不让我做那!!!!莫名其妙,他管得那么……”

 

哗。

 

Lumpy忽然把手中那杯水一股脑泼在了Fliqpy脸上。Fliqpy完全没有防备,一下子向后仰去,头磕到了床头。

 

“嘶……”Fliq——Flippy揉着后脑吃痛地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Lumpy医生。他的眼睛又恢复成了温柔的草绿。

 

“现在没有事了。您的里人格跑了出来,但我们把它抑制住了。”

 

“你往他脸上泼水——!?”Flippy讶异地看着他。

 

“啊——不好意思,把您的书弄湿了,不过提到书——”Lumpy小心翼翼地将深深插进墙里的裁纸刀拔出来,“这个恐怕我们得拿走了。”

 

Flippy还在揉着头看着他。

 

“你……您打的?”

 

“什么?不,是您磕到床头了,我很……”

 

Lumpy突然不说话了,他有些惊奇地凝视着Flippy,Flippy也看着他,他们两人默默地对视着。最后Flippy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慢慢地别过脸去。

 

“……我很抱歉。”Lumpy喃喃地说出这几个字,直起了身子。Giggles已经可以支撑着站起来了。

 

“我也很抱歉。让你们受惊了。”Flippy看着窗外冷冷地说。

 

医生和护士出去了。

 

“我……我不明白……”Giggles在门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Lumpy安慰了她很久,她才能结结巴巴地抽泣着,“他……他明明吃药了……理论上是可以消失了的……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

 

“就是这样。”Lumpy心不在焉地说。

 

“……什么?”

 

“唉,Giggles,你的观察力不怎么样啊。”Lumpy像在对Giggles说,又像在自言自语,“手铐上的白粉痕迹,地上的灰尘,他倒是辛苦。你还不明白吗?”

 

Giggles愣愣地看着他,精心刷过的睫毛上还带着泪珠。

 

“算了……没事,估计Fliqpy再过些日子就会消失了,他自己说的‘他最近没有那么任性了’。就算不是,我也一定要……他以为他是谁。”Lumpy咬着指甲,从小玻璃往门里望。

 

出乎意料的,Flippy把手举到了嘴边。他轻轻吻了一下手背。


他的眼神虔诚又悲伤。

 

Lumpy愣了一下。但他只是皱着眉摇摇头,坚定地扶起Giggles。

 

然后他们俩沿着医院幽长的走廊离开了。


后续:3-5


评论(2)
热度(54)

© 风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