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全职周江相关,但是有时没粮吃饿疯了会推荐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拆逆但是并不是真吃(除非真的画的写的很好而且不过火)所以注意避雷,其他cp有一点杂但基本是正副队,江波涛迷妹,江副队是世界的瑰宝大家都要好好爱他

【周江】小周(上)

今天不更雪原,写个智障小短篇,然而就这还要分上下。

一方变小梗

看到有人写的,有点手痒,跃跃欲试。跟风弄了一篇

不要深究逻辑,不然我们很可能要讨论是否存在平行宇宙以及祖父悖论。




江波涛被闹铃闹醒后习惯性地往旁边伸手。在空白床单上摸索了好一会儿后他也只是有点不耐烦地翻了个身。但等完全睁开眼睛后,他瞬间被吓清醒:

床上没有周泽楷,多了个小孩。大概五六岁,睡得正香。

江波涛虽然被狠狠吓了一跳,但毕竟只是个小孩子,活得好好的,不是恐怖片里的死尸恶鬼,他也很快冷静下来。但是他最疑惑的是周泽楷去哪里了。这孩子谁家的?小周怎么让小孩睡在这里。

不对。以周泽楷的脾气根本不会让这个孩子踏进他们的宿舍。江波涛经常笑他“领地意识”,周泽楷也不说什么,就伸手搂住他轻笑。

小周怎么了?江波涛只觉得头皮发麻。他出什么事了……

这时那孩子动了一下。江波涛立刻死死地盯住了他。那个小男孩翻了个身,似乎不想起来,光顾着伸腿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但当他看到一旁面色惊恐的江波涛时也立刻睁大了眼睛,有些局促地坐起来,小小的手指轻轻搓着被子。

江波涛想开口,但是一时说不出话。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那孩子很小声地打招呼:“叔叔好。”

“我不是叔叔。”江波涛不知道自己脑子怎么抽了,下意识回了这句。

小男孩立刻改口:“哥哥好。”

江波涛张口结舌了一会儿终于回过神,尽量和颜悦色:“没事儿,想叫什么就叫什么……那你叫什么呀?”

“楷楷。”

“不是……你大名叫什么呀?”

“我叫周泽楷。”小男孩拘谨地说。

 

 

 

方明华刚把最后一个小馄饨咽下去就收到江波涛的微信。

江:方哥

江:帮我买点小男孩的衣服

江:五六岁小孩,外衣外裤就好,拜托非常急

方:……???

方:你俩啥时候搞出人命的(滑稽)

江:方哥我没开玩笑

方明华感觉不太对。

方:现在就要?亲戚家小孩?

江:一言难尽,到时候我钱转给你,见面再说

江:拜托了拜托了

方明华一头雾水。好在轮回隔壁就是商场,唯一的麻烦是掩盖好自己的身份。

江波涛向来不会给别人添这种麻烦。而且他到现在都没见到两人的踪影。

方明华想了想,自作主张去给他们请了半天假。

 

 

 

这个自作主张的决定太明智了。

当方明华把纸袋交到江波涛手里的时候,江波涛将整个过程和盘托出。方明华感到三观炸裂。

“你……他……”

“方哥你缓缓吧……我现在也一头乱麻。”

“不是……你真觉得小周变成小孩了?”

“不可能吧?又不是科幻小说。”

他俩忧心忡忡地望着那孩子。江波涛刚刚为了安顿他,调了空调温度,还同意他看看玻璃柜里一枪穿云和无浪的手办,但是不能碰。于是他真的好奇向往地一个个看过去,眼睛亮晶晶的,但还是很乖很小心地不碰到玻璃柜。

“楷楷,”江波涛忽然招他过来。那孩子回头看他,听话地走过去。

“这是这位哥哥给你买的新衣服,快穿上吧。”

“我的衣服呢?”

“呃……我把它洗掉了,现在还湿湿的,你不能穿呀。”这孩子出现时就只有内衣内裤,不知道他所谓的“衣服”在哪里。

小孩子点点头,抱着有他一半高的大袋子,偷偷露出半张脸:“谢谢哥哥。”

“不用谢啊,不过我的礼物也不能白给,我要考考你啊,”方明华挤出笑容,“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妈妈的名字呀?” 

江波涛是知道周泽楷爸妈的名字的,叔叔阿姨挺开明,还一起吃过饭。

那孩子立刻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江波涛绝望地捂住了脸:同名同姓很正常,但父母也同名同姓,那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就是一个人。

 

 

 

小周泽楷很高兴地穿衣服的时候,方明华和江波涛面如死灰地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要死。”方明华说。

江波涛面色铁青。

“这下怎么办……这几天没比赛,跟大家说小周请假好弄,但是周六还有比赛,下周还是霸图。”

“只能对外说生病啊什么的,叔叔阿姨那边我也可以解释,但是只能短期内……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方哥,你说他要是变不回来……”

江波涛说不下去了。他挫败地捂着脸低下头一声不吭。

“你……你别多想。”方明华张口结舌了半天只说得出这句。最后他没办法,硬生生转移话题:“你……里面那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出乎他意料的是江波涛突然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不管怎么说,经理那边我帮你打点,至少小周……小孩子还要你照顾呢。“

“没事方哥。“江波涛突然恢复了平静,”经理那边也我来就好。这次麻烦你够多了……这事儿我一定要搞好。小周还需要我呢。“

 

 

 

小周穿好衣服后摸了摸,觉得软软的滑滑的,很喜欢。床还没整理,他就抓住被子的边想铺平。但是太重了,他弄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了。

那个白色的小块块还在床头柜上。这是什么呀?他想,那个哥哥刚才在很紧张地戳它。他也想伸手戳戳,但是他想起妈妈说过不要乱碰别人家的东西。

他跑到桌子边,桌上有照片,有本子,有很好看的笔,还有两个厚厚的铁板,中间还画着一个缺一块的苹果。照片上有刚刚那个大哥哥,还有一个很帅的哥哥。

嗯?帅哥哥的鼻子和爸爸好像啊。还有妈妈的眼睛和他也一模一样。

他踮起脚,从窗户往外看。这是上海吗?车子好像不一样了。还有那些叔叔阿姨,他们穿的也和以前不一样了,手里都有柜子上那个小块块。

这里是哪儿啊?他有点害怕。那个哥哥呢?

这时门突然开了。大哥哥进来了。他顿时放下心来,小跑着过去。

大哥哥蹲了下来,很和气地冲他笑,但是感觉有点难过:“楷楷,你爸爸妈妈……工作忙,我是他们的朋友,他们让我帮忙照顾你一下,没关系吧?“

我知道呀,我都习惯了。小周点点头。

“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你叫我小江哥哥吧。“大哥哥微笑着伸出手。

小周又点点头,把手放在他伸出来的手上。他的手很大,暖暖的。

大哥哥突然说:“我叫你小周可不可以呀?你看,我们是好朋友,你叫我小江哥哥,那我也应该叫你小周。“

小周想了想,是这个道理。于是他很郑重地点点头:“小江哥哥。“

“嗯,小周。“那个哥哥深深地看着他。

 

 

 

小周这么快习惯这种新环境并不出乎江波涛的意料。周泽楷有提过小时候如果幼儿园放假,因为父母工作忙,他经常被拜托给邻居或是父母的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叔叔阿姨也和他透露过觉得亏欠周泽楷很多。所以大概是为了补偿,他们爽快地同意了周泽楷去打电竞,也没有反对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一个男人。

四五岁的小孩子记忆还是乱的。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别人床上,也没细想自己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大概又是什么叔叔或阿姨家吧,然后到了晚上爸爸妈妈再把他接回去。

江波涛觉得有些心疼。

周泽楷小时候不算漂亮,普普通通的小鬼头模样。黑黑瘦瘦的,大概是因为喜欢在外面玩,个子不高,眼睛倒是特别大,睫毛像两片小扇子。

谁能想到这孩子长大后能成为那么一个英俊可靠的男人呢。

“你好瘦啊,是不是挑食?“

小孩子撅起嘴:“我没有。“

“瞎说。我猜你不吃胡萝卜。“

小孩子一下子心虚起来。

江波涛见状心里笑了一下。这个毛病看来是从小带到大的,周泽楷到现在还会偷偷把胡萝卜塞到他的饭里。

“胡萝卜对眼睛好的,要多吃。你喜欢吃什么?“

小周眼睛一亮:“小馄饨。“

还是从小带到大。

“好,那我们就去吃小馄饨。不过光吃小馄饨吃不饱的,你还要什么?”江波涛拉着他的手下楼。

这孩子有些羞涩地抓紧他:“随便啦。”

“餐馆里不卖随便的。”江波涛逗他。

小周不经逗,脸都红了:“就是……没关系。”

江波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抬起手摸了摸小孩子头,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末了他说:“小周,你不要这么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呀。你不要害怕,想要什么都没关系的。”

他又蹲了下来,看着孩子的眼睛:“如果你太生分了,我会很难过的。“

小周不太懂。他真的是随便就好,因为爸爸妈妈说过不要麻烦人家太多。但是他的小江哥哥真的很伤心的样子,他看着很难过。

于是他也学着江波涛的样子理了理江波涛的头发:“我……我还要小笼包。“

江波涛愣了愣,笑容回到了脸上:“好呀,我也喜欢小笼包。“

 

 

 

因为当时等方明华的衣服,他们出来的时候有点晚,快到午饭了。食堂是没饭的,现在他们坐在轮回旁边的小餐馆里。

看得出来小孩子其实很饿,但他一直忍着。江波涛心里满是愧疚:“对不起呀小周,这么迟才带你吃饭,再忍一会儿就可以了。“

小孩闻着饭菜的味道偷偷咽了下口水,摇摇头:“我不饿。“

“又骗我。“江波涛煞有介事地凑近他,”我跟你讲,我会读心的。“

小周被逗笑了,也不说话,高高兴兴地接过江波涛递给他的筷子,一只手没握住,一手一根还歪掉了。

“那,那,我在想什么?“

“你什么都没想!你就在想试试我是不是在瞎说。”江波涛伸手刮他鼻子,“是不是呀,是不是呀?”

小周一边躲一边笑,脸都红了:“嗯。”

“那你说我是不是猜对了?”江波涛直接捏他的鼻子,这下那孩子终于笑出声了。他的声音有一点低低的,不算非常亮,但是听着乖乖的,很可爱。

他在逗小周的时候突然瞟到方明华发来微信,问他现在怎么样。他就回了条“在汤包店带他吃饭”。发完后他把iPhone放回桌上,抬头发现小周眼巴巴地看着他。

“怎么了?”

小周指了指他的iPhone:“那个是什么?” 

“嗯……这是手机。”

“手机不是……”小孩子用手比划了一个翻盖小灵通的样子。

江波涛突然意识到,19年前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那么多电脑,大家穿的也和现在不一样。整个上海都不一样。

江波涛想了想:“……小周,你猜我们现在在哪里?”

那孩子眼睛里流露出担心:“我不知道。”

“我们现在就在上海哦。”江波涛冲他笑,并且示意他先别开口继续说,“但是呢这里是我上班的地方,我们这里很先进的,所以很多东西和外面完全不一样的,更好用更漂亮, 嗯……就像科技馆。”

那孩子惊讶地睁大眼睛:“科技馆!”

这也是江波涛知道的,周泽楷小时候很喜欢去科技馆。非常偶尔爸爸妈妈在家,他就会要求去,看正方形的轮子和会放电的球,还有小正方形和中正方形里的水正好填满大正方形。

那孩子几乎是崇拜地问:“你是干什么的?”

“呃……我们会用很先进的电脑和其他队伍的人比赛。有点像打游戏,”其实就是打游戏,江波涛内心吐槽自己,“但是我们这个就像奥运会一样,还会有奖杯的。”

小周彻底折服了,夸张地倒在椅子里,满脸惊叹。

“所以啊,待会儿带你去我们训练的地方看看,你想看吗?”

回答他的是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那孩子想了想还保证:“我不会乱碰的。”

江波涛哭笑不得:“当然当然,你一直是个很乖的好孩子啊。”

欺骗小孩子真的是充满负罪感,江波涛生无可恋地想。但他不想让这个孩子感到害怕,感到伤心。没什么为什么。


评论(6)
热度(45)

© 风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