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全职周江相关,但是有时没粮吃饿疯了会推荐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拆逆但是并不是真吃(除非真的画的写的很好而且不过火)所以注意避雷,其他cp有一点杂但基本是正副队,江波涛迷妹,江副队是世界的瑰宝大家都要好好爱他

【周江】小周

*上次的也一并放进来了,一万多字的一方变小梗

*是周江是周江是周江,虽然看起来有一点点逆。

*廉价的剧情和廉价的煽情。ooc。

以上ok?



江波涛被闹铃闹醒后习惯性地往旁边伸手。在空白床单上摸索了好一会儿后,他也只是有点不耐烦地翻了个身。但等完全睁开眼睛后,他瞬间被吓清醒:

床上没有周泽楷,多了个小孩。大概五六岁,睡得正香。

江波涛虽然被狠狠吓了一跳,但毕竟只是个小孩子,活得好好的,不是恐怖片里的死尸恶鬼,他也很快冷静下来。但是他最疑惑的是周泽楷去哪里了。这孩子谁家的?小周怎么让小孩睡在这里。

不对。以周泽楷的脾气根本不会让这个孩子踏进他们的宿舍。江波涛经常笑他“领地意识”,周泽楷也不说什么,就伸手搂住他轻笑。

小周怎么了?江波涛只觉得头皮发麻。他出什么事了……

这时那孩子动了一下。江波涛立刻死死地盯住了他。那个小男孩翻了个身,似乎不想起来,光顾着伸腿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但当他看到一旁面色惊恐的江波涛时也立刻睁大了眼睛,有些局促地坐起来,小小的手指轻轻搓着被子。

江波涛想开口,但是一时说不出话。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那孩子很小声地打招呼:“叔叔好。”

“我不是叔叔。”江波涛不知道自己脑子怎么抽了,下意识回了这句。

小男孩立刻改口:“哥哥好。”

江波涛张口结舌了一会儿终于回过神,尽量和颜悦色:“没事儿,想叫什么就叫什么……那你叫什么呀?”

“楷楷。”

“不是……你大名叫什么呀?”

“我叫周泽楷。”小男孩拘谨地说。

 

方明华刚把最后一个小馄饨咽下去就收到江波涛的微信。

江:方哥

江:帮我买点小男孩的衣服

江:五六岁小孩,外衣外裤就好,拜托非常急

方:……???

方:你俩啥时候搞出人命的(滑稽)

江:方哥我没开玩笑

方明华感觉不太对。

方:现在就要?亲戚家小孩?

江:一言难尽,到时候我钱转给你,见面再说

江:拜托了拜托了

方明华一头雾水。好在轮回隔壁就是商场,唯一的麻烦是掩盖好自己的身份。

江波涛向来不会给别人添这种麻烦。而且他到现在都没见到两人的踪影。

方明华想了想,自作主张去给他们请了半天假。

 

这个自作主张的决定太明智了。

当方明华把纸袋交到江波涛手里的时候,江波涛将整个过程和盘托出。方明华感到三观炸裂。

“你……他……”

“方哥你缓缓吧……我现在也一头乱麻。”

“不是……你真觉得小周变成小孩了?”

“不可能吧?又不是科幻小说。”

他俩忧心忡忡地望着那孩子。江波涛刚刚为了安顿他,调了空调温度,还同意他看看玻璃柜里一枪穿云和无浪的手办,但是不能碰。于是他真的好奇向往地一个个看过去,眼睛亮晶晶的,但还是很乖很小心地不碰到玻璃柜。

“楷楷,”江波涛忽然招他过来。那孩子回头看他,听话地走过去。

“这是这位哥哥给你买的新衣服,快穿上吧。”

“我的衣服呢?”

“呃……我把它洗掉了,现在还湿湿的,你不能穿呀。”这孩子出现时就只有内衣内裤,不知道他所谓的“衣服”在哪里。

小孩子点点头,抱着有他一半高的大袋子,偷偷露出半张脸:“谢谢哥哥。”

“不用谢啊,不过我的礼物也不能白给,我要考考你啊,”方明华挤出笑容,“你知不知道你爸爸妈妈的名字呀?” 

江波涛是知道周泽楷爸妈的名字的,叔叔阿姨挺开明,还一起吃过饭。

那孩子立刻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江波涛绝望地捂住了脸:同名同姓很正常,但父母也同名同姓,那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就是一个人。

 

小周泽楷很高兴地穿衣服的时候,方明华和江波涛面如死灰地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要死。”方明华说。

江波涛面色铁青。

“这下怎么办……这几天没比赛,跟大家说小周请假好弄,但是周六还有比赛,下周还是霸图。”

“只能对外说生病啊什么的,叔叔阿姨那边我也可以解释,但是只能短期内……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方哥,你说他要是变不回来……”

江波涛说不下去了。他挫败地捂着脸低下头一声不吭。

“你……你别多想。”方明华张口结舌了半天只说得出这句。最后他没办法,硬生生转移话题:“你……里面那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出乎他意料的是江波涛突然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不管怎么说,经理那边我帮你打点,至少小周……小孩子还要你照顾呢。“

“没事方哥。“江波涛突然恢复了平静,”经理那边也我来就好。这次麻烦你够多了……这事儿我一定要搞好。小周还需要我呢。“

 

小周穿好衣服后摸了摸,觉得软软的滑滑的,很喜欢。床还没整理,他就抓住被子的边想铺平。但是太重了,他弄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了。

那个白色的小块块还在床头柜上。这是什么呀?他想,那个哥哥刚才在很紧张地戳它。他也想伸手戳戳,但是他想起妈妈说过不要乱碰别人家的东西。

他跑到桌子边,桌上有照片,有本子,有很好看的笔,还有两个厚厚的铁板,中间还画着一个缺一块的苹果。照片上有刚刚那个大哥哥,还有一个很帅的哥哥。

嗯?帅哥哥的鼻子和爸爸好像啊。还有妈妈的眼睛和他也一模一样。

他踮起脚,从窗户往外看。这是上海吗?车子好像不一样了。还有那些叔叔阿姨,他们穿的也和以前不一样了,手里都有柜子上那个小块块。

这里是哪儿啊?他有点害怕。那个哥哥呢?

这时门突然开了。大哥哥进来了。他顿时放下心来,小跑着过去。

大哥哥蹲了下来,很和气地冲他笑,但是感觉有点难过:“楷楷,你爸爸妈妈……工作忙,我是他们的朋友,他们让我帮忙照顾你一下,没关系吧?“

我知道呀,我都习惯了。小周点点头。

“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了,你叫我小江哥哥吧。“大哥哥微笑着伸出手。

小周又点点头,把手放在他伸出来的手上。他的手很大,暖暖的。

大哥哥突然说:“我叫你小周可不可以呀?你看,我们是好朋友,你叫我小江哥哥,那我也应该叫你小周。“

小周想了想,是这个道理。于是他很郑重地点点头:“小江哥哥。“

“嗯,小周。“那个哥哥深深地看着他。

 

 小周这么快习惯这种新环境并不出乎江波涛的意料。周泽楷有提过小时候如果幼儿园放假,因为父母工作忙,他经常被拜托给邻居或是父母的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叔叔阿姨也和他透露过觉得亏欠周泽楷很多。所以大概是为了补偿,他们爽快地同意了周泽楷去打电竞,也没有反对自己的儿子喜欢上一个男人。

四五岁的小孩子记忆还是乱的。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别人床上,也没细想自己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大概又是什么叔叔或阿姨家吧,然后到了晚上爸爸妈妈再把他接回去。

江波涛觉得有些心疼。

周泽楷小时候不算漂亮,普普通通的小鬼头模样。黑黑瘦瘦的,大概是因为喜欢在外面玩,个子不高,眼睛倒是特别大,睫毛像两片小扇子。

谁能想到这孩子长大后能成为那么一个英俊可靠的男人呢。

“你好瘦啊,是不是挑食?“

小孩子撅起嘴:“我没有。“

“瞎说。我猜你不吃胡萝卜。“

小孩子一下子心虚起来。

江波涛见状心里笑了一下。这个毛病看来是从小带到大的,周泽楷到现在还会偷偷把胡萝卜塞到他的饭里。

“胡萝卜对眼睛好的,要多吃。你喜欢吃什么?“

小周眼睛一亮:“小馄饨。“

还是从小带到大。

“好,那我们就去吃小馄饨。不过光吃小馄饨吃不饱的,你还要什么?”江波涛拉着他的手下楼。

这孩子有些羞涩地抓紧他:“随便啦。”

“餐馆里不卖随便的。”江波涛逗他。

小周不经逗,脸都红了:“就是……没关系。”

江波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抬起手摸了摸小孩子头,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末了他说:“小周,你不要这么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呀。你不要害怕,想要什么都没关系的。”

他又蹲了下来,看着孩子的眼睛:“如果你太生分了,我会很难过的。“

小周不太懂。他真的是随便就好,因为爸爸妈妈说过不要麻烦人家太多。但是他的小江哥哥真的很伤心的样子,他看着很难过。

于是他也学着江波涛的样子理了理江波涛的头发:“我……我还要小笼包。“

江波涛愣了愣,笑容回到了脸上:“好呀,我也喜欢小笼包。“

 

因为当时等方明华的衣服,他们出来的时候有点晚,快到午饭了。食堂是没饭的,现在他们坐在轮回旁边的小餐馆里。

看得出来小孩子其实很饿,但他一直忍着。江波涛心里满是愧疚:“对不起呀小周,这么迟才带你吃饭,再忍一会儿就可以了。“

小孩闻着饭菜的味道偷偷咽了下口水,摇摇头:“我不饿。“

“又骗我。“江波涛煞有介事地凑近他,”我跟你讲,我会读心的。“

小周被逗笑了,也不说话,高高兴兴地接过江波涛递给他的筷子,一只手没握住,一手一根还歪掉了。

“那,那,我在想什么?“

“你什么都没想!你就在想试试我是不是在瞎说。”江波涛伸手刮他鼻子,“是不是呀,是不是呀?”

小周一边躲一边笑,脸都红了:“嗯。”

“那你说我是不是猜对了?”江波涛直接捏他的鼻子,这下那孩子终于笑出声了。他的声音有一点低低的,不算非常亮,但是听着乖乖的,很可爱。

他在逗小周的时候突然瞟到方明华发来微信,问他现在怎么样。他就回了条“在汤包店带他吃饭”。发完后他把iPhone放回桌上,抬头发现小周眼巴巴地看着他。

“怎么了?”

小周指了指他的iPhone:“那个是什么?” 

“嗯……这是手机。”

“手机不是……”小孩子用手比划了一个翻盖小灵通的样子。

江波涛突然意识到,19年前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那么多电脑,大家穿的也和现在不一样。整个上海都不一样。

江波涛想了想:“……小周,你猜我们现在在哪里?”

那孩子眼睛里流露出担心:“我不知道。”

“我们现在就在上海哦。”江波涛冲他笑,并且示意他先别开口继续说,“但是呢这里是我上班的地方,我们这里很先进的,所以很多东西和外面完全不一样的,更好用更漂亮, 嗯……就像科技馆。”

那孩子惊讶地睁大眼睛:“科技馆!”

这也是江波涛知道的,周泽楷小时候很喜欢去科技馆。非常偶尔爸爸妈妈在家,他就会要求去,看正方形的轮子和会放电的球,还有小正方形和中正方形里的水正好填满大正方形。

那孩子几乎是崇拜地问:“你是干什么的?”

“呃……我们会用很先进的电脑和其他队伍的人比赛。有点像打游戏,”其实就是打游戏,江波涛内心吐槽自己,“但是我们这个就像奥运会一样,还会有奖杯的。”

小周彻底折服了,夸张地倒在椅子里,满脸惊叹。

“所以啊,待会儿带你去我们训练的地方看看,你想看吗?”

回答他的是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那孩子想了想还保证:“我不会乱碰的。”

江波涛哭笑不得:“当然当然,你一直是个很乖的好孩子啊。”

欺骗小孩子真的是充满负罪感,江波涛生无可恋地想。但他不想让这个孩子感到害怕,感到伤心。没什么为什么。


上菜挺快。小周的馄饨上来了,小笼包要等一会儿。江波涛给自己点了一份青椒肉丝盖浇饭。

“小心烫,”江波涛把餐巾纸递给他。小周把服务员刚刚不小心洒出来的一点汤胡乱擦了擦,很高兴地拿起瓷勺吃起小馄饨。他喜欢把嘴张得特别大,然后一口包住勺子和小馄饨,咕嘟一声就咽下去了,大眼睛眨呀眨。

“你不嚼的呀。”江波涛笑他,“要噎着的。”

小周又眨眨眼睛,这回乖乖嚼了嚼,像松鼠。他把碗往前推一推。

“吃不下了?”

他摇摇头:“好吃。”

江波涛立刻懂了:“我不饿的呀,我待会儿还有盖浇饭呢,你吃你的。”

“吃一个呀……”那孩子求他。是了,江波涛想,长大了也是这样,心仪的总要分享给他,即使自己没说什么也会第一个想到自己。什么漂亮话都不说,但是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却又眷恋地浓缩成最简单的一句话:我喜欢你呀。

小周是喜欢他。当然和成年的周泽楷不一样,这是一种非常稚嫩的好感。他见过好多大人,年纪轻的一般对小孩子没什么经验,他也并不像某些小孩一样能说会道或是“长得像个洋娃娃”,又非常听话,所以基本上年轻人都是有些尴尬地安顿一下他,就放心地去干自己的事,偶尔想起来再问问他要什么。年长些的总是对小孩子有种莫名的热情,抱来抱去,摸摸脸摸摸头,再问一堆“你几岁了呀”“你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的呀?”“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呀?”的问题。后者让他手足无措,而前者让他有一种被抛弃的恐惧。只有小江哥哥不一样。小江哥哥是他的大朋友。小江哥哥不问那些问题,但他什么都知道。

江波涛并不完全清楚这些。大概小周自己也不明白。他只是看着江波涛尝了一个馄饨露出笑脸后高兴起来。为什么高兴呢,他也不知道。

 

吃完饭后江波涛带他出去玩了一会儿。也没什么玩的,散了散步。小周很喜欢路边文具店里卖的电动枪,江波涛给他买了一架,于是一路上高高兴兴地举着枪,嗒嗒嗒地响。

最大的危机是带他去见队友们。当然这也不算多大的危机,江波涛冷静下来后早就把所有短期的对策都想好了,再说还有方明华也可以打个照应。

但毕竟是短期,长此以往……

总之能撑多久撑多久。他好歹还是个成年人,小周现在连称为“儿童”都有些勉强。他必须做好对策。

问他要不要睡午觉的时候小周以沉默表示拒绝。大概小孩子都是厌恶睡午觉的,在幼儿园眯着眼躺在床上,一等老师出去就像过节一样欢天喜地的闹,老师进来再一个个骂回去。周泽楷小时候是乖小孩,也会看似乖乖躺在床上,乌黑的眼珠转来转去,到了下午再没精神。

江波涛也没强迫他,反正他困了再放到训练室旁边的休息室里。小周不停地盯着他眨眨眼,他看一眼就明白这是想快点去看看训练室。

“等一刻,哥哥们一会儿就来了。”江波涛把他的玩具枪轻轻抽走,“在训练室就不能再玩这个了,不然影响大家呢。”

小周有一点依依不舍,但在江波涛再三保证晚上继续一起玩后他也就摇摇头:“没关系。”

江波涛一边冲他笑了笑,一边深吸一口气打开训练室的门。

果然已经有人在里面了,键盘嗒嗒作响。江波涛不用看就知道是孙翔。孙翔这个人有时候很犟,那种犟是一种“我不如你?我还偏要让你看看谁不如谁”的心气。在嘉世时这种心气更多的是浮躁,到轮回成长不少,感谢肖队和……叶神就算了不太想感谢。昨天对战他在一个操作方面输给周泽楷,不太服气,今天肯定是想赢回来的。

“翻滚练习呢?”

“嗯,”孙翔把耳机摘下来,“今天我还要来一把……小孩儿?”

小周比电脑桌高不了多少,半张脸眼巴巴地望着待机的一叶之秋。一叶之秋待机动作是将却邪舞得虎虎生威,最后漂亮地朝前一刺,伴随一点火花特效,小周轻轻地“哇”了一声,鼓起掌来。

江波涛摸摸他的头,把他的视线转回来:“朋友家小孩,托我带一下……今天上午就忙这个事的。”

“哥哥好,”小周怯生生地说。

“你猜他叫什么?”

孙翔还在绞尽脑汁回答小孩子什么好,愣愣地摇了摇头。

“周泽楷。”

孙翔一听立刻瞪大了眼:“我……(考虑到儿童在场,他把那个“去”吞了下去)我的天……就周泽楷的周泽楷?“

“字好像不完全一样,但的确大名就zhou ze kai。“江波涛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扯谎

这下孙翔倒是来兴致了:“他爸妈是周泽楷粉丝吧!周泽楷粉丝怎么这么多,明明我也很帅。”他还凑过去问小周:”你爸爸妈妈也打荣耀吗?“

“那你猜错了,这还真是巧合,这孩子都五岁了,五年前小周还没这么火呢。“

“那也不行,他叫周泽楷,万一以后他就粉周泽楷了,我得现在挖墙脚。“孙翔无视了江波涛对他遣词造句的吐槽,兴致勃勃地问小周:“周泽楷(他故意咬得很重),你知道这个角色的名字怎么念吗?”

“一……叶……之秋?”

“对啦,那你喜不喜欢一叶之秋啊?”

小周眨巴眨巴眼睛,忙不迭地点头。

孙翔更高兴了:“你看,一叶之秋手上拿的是矛,这是一个战斗法师……你要不要玩战斗法师啊?可以拿战矛,威风吧。”

这回那孩子有些困扰地看着屏幕,又看看孙翔,小声地说:“不了……“

“啊?你不喜欢战矛?那你喜欢什么?“

“枪。“

江波涛笑到猛拍大腿,孙翔被打了脸,假装生气地瞪小周,没料到那孩子真的害怕起来,缩到江波涛背后。这下孙翔又手足无措起来:“哎哎,我开玩笑的啊,我我我没生气……”

“哇你幼不幼稚,吓唬小孩子。“江波涛边笑边凑近小周耳朵讲悄悄话,不一会儿他就放心地又凑到孙翔面前冲他羞涩地笑。

“副队你是不是所有叫周泽楷的人都能管得服服帖帖啊……话说他人呢?你都忙好了他怎么还没来啊?我今天可是要再试一把的。“

江波涛心说就在你面前啊。

“小周忙的是他自己家的事,可能要……久一些,也可能明天就回来了。”

孙翔“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他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那啥……我以为你们两个总是一起的嘛。”

队里大家都知道他俩是一对。

这时候小周拉了拉江波涛的手。

“怎么了?“

“还有一个周泽楷吗?“

“是呀,我们队长也叫周泽楷。”

“是……照片里那个?“

“哎你看到了吗?是的,那个很帅的哥哥。“

“他厉不厉害?”

江波涛笑了笑,把他抱起来指着孙翔:

“厉害的呀,你看,孙翔哥哥厉不厉害?”

那孩子点点头。

“那个周泽楷哥哥是队长,就是说这个哥哥还要听他的。周泽楷最厉害了——”

“喂喂喂江波涛!”孙翔在一边抗议。

江波涛还提高了声音:“——我呢,是副队长,所以孙翔哥哥也应该听我的,但是你看他不听话。”

小周明显对刚刚那句“周泽楷最厉害了”很受用,尽管好像不是说他。于是他舒舒服服地坐在江波涛臂弯里,很认真地对孙翔说:“你要听话呀!”

训练室爆发出欢笑,门里门外洋溢着快活的空气。吴启和杜明在“还有一个周泽楷“的时候就进来了,躲在后面吃瓜,现在简直直不起腰来。孙翔又好气又好笑——与其说是气倒不如说日常互怼中不能失了威风——于是他一边叫嚣着“哇江波涛你有毒吧”一边张牙舞爪打打闹闹,江波涛一边护着小周一边笑,还不忘把杜明吴启拖进混水里。

小周确定他们不是在生气打架,就埋在江波涛衣服里偷偷笑。小江哥哥笑得很开心。他今天第一次真的笑得很开心。

 

闹了一会儿(迟到的吕泊远和于念表示自己错过了一场大戏)大家终于把目光投向小周。

“真巧。”吕泊远感慨。

大家纷纷附和。在轮回,周泽楷这个名字——哪怕只是同音不同字——总归能引起所有人一怔。

这边于念他们几个还在“你吃不吃薯片?要不要喝饮料?我帮你去休息室拿”地想和他玩。小周有点局促——他向来不太习惯成为焦点,于是就摇头。

“你不喜欢?“

他们误会了。小周明显更紧张了,硬是摇头。好在江波涛的声音救了他:

“你们吓到他了,他妈妈管的严,不让他吃零食。”

“哦……嘿嘿没事小周,偷偷吃没关系的~”

“哎你们别带坏小孩子啊!!”

杜明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其实他长的也有点像队长啊有没有?”

他这话一出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乍一眼看上去,这个黑黑瘦瘦的小孩子和联盟第一脸哪儿都看不出来有什么联系。这个孩子很可爱,但毕竟是普普通通的小男孩,在幼儿园大概只有听话能涨点老师的关注。也许长开会好看些。

“……明啊你是想男神想疯了吧?信不信副队家法伺候你哈?“

“你吴启给我闭嘴……不是,我真觉得有点像啊,鼻子,还有眼睛?“

这下大家又回过头看那孩子。这下众人安静了下来。过了会儿有人低低地嘟囔了一句:“还真有点……越看越像了……”

方明华皱了皱眉,拍了拍江波涛。江波涛心领神会:“行了行了你们,就算是小孩子也不要盯着看行吧,该训练了。”

众人如梦初醒,道了个歉回到自己原位。

小周全都看在眼里。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他们刚刚还又疯又闹地玩乐着,仿佛无所事事没长大的年轻人,但是当他们面对那些电脑时,眼神瞬间就专注严肃起来。没有人在笑,但是即使是五岁的小周也看得出他们有多热爱自己正在做的事。他们无所畏惧。他们永不言败。

他们正在做的,大概对他们来说是最了不起、最荣耀的一件事了吧。

江波涛把大家赶回去后望了望小周,发现他在出神,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了?”

“我以后……也想来。”

江波涛深深地望着他。末了他说:“肯定能来的。你会比我们都出色的。”

 

“他一个人坐那儿会无聊吧,给他开个空机子玩玩?”方明华问。

“别,训练室的电脑不好用来玩别的,而且小孩子盯着电脑玩对眼睛不好。看看我们打还差不多。”江波涛把刚刚逛街的时候买的画本拿出来,“我问问他——小周?待会儿我们要训练啦,你看看画本,要是无聊叫我可以吗?”

小周还在兴奋中,听他叫自己高兴地抬起头。

然后听到内容后他的笑容一点点落下来了。

“小周?”

小周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呀。”

江波涛又开了口想说什么,但什么都没说,慢慢闭上嘴回过头去。

小周低下头,慢慢地翻着画本。画本很好看,上面的恐龙和真的一样,还附赠了水彩笔和画纸,可以描图玩。小周其实挺喜欢画画,小江哥哥居然连这都猜到了。另外的画本里还附赠了小玩具,小陀螺什么的,他也很喜欢。

现在他还来到了小江哥哥口中那个神奇的训练室。真的超级先进,连椅子都像是机器人——他还不知道电竞椅——电脑更是漂亮。他坐在训练室的沙发上——沙发也很软——还能远远看到刚刚那个拿矛的战士和一个拿剑的人在战斗,动作太酷了。这些东西他三天也看不够。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玩。他很小声地自言自语。

他偷瞄江波涛,但是江波涛盯着屏幕没有看他。他认出来卧室里那个拿一把奇怪的短剑的角色了,由他的小江哥哥操控着,还把对方击中了。小江哥哥有时还指挥着他们,“杜明,银光落刃往右三身位格”“刚刚的一波集火很漂亮,如果小周……如果周泽楷再加进来的话应该……”看起来威风极了。

他们每个人都那么用功,小周都不好意思凑近点看怕打扰到他们,尽管他真的很好奇。

他也不理我啦。小周摸摸旁边的画本。他从小就经常被晾着,早就习惯了,因为他既没有漂亮到让不熟的人百般喜爱,又不会捣乱给自己添存在感。哪怕他稍微吵闹一下,或是到处乱摸,都能让人家注意到他,尽管是不太好的那种。但是这样小江哥哥会不开心的。

而且画本很好看,陀螺很好玩,训练室很帅气,他并不无聊。他只是想和小江哥哥一起看画本,和小江哥哥一起研究陀螺怎么转,和小江哥哥一起逛逛训练室。

但是所有人毕竟都有自己要干的事。他有些早熟地想,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别人的小孩子打扰自己。

所以这并没有什么不对的,不对的是自己……

 

“小周?”

 

他有些愕然地抬起头,江波涛正看着他,眼神里又想笑又心疼。他向小周招了招手,把他抱到自己旁边那张电竞椅上。

“无聊了怎么不和我说呀?”

小周摇摇头,心里甜丝丝的。

“你都盯着封面十分钟了,都说了无聊叫我了。”

“你训练呀。”

“那你可以坐过来——就你现在坐的椅子——看我们训练啊,你不是说想看的吗?”

他不说话,把脸埋在江波涛袖子里。其他队员看到也都在偷偷笑。

“哇真的和队长一样粘副队。”吕泊远开玩笑。吴启还边捂嘴边偷偷拍照。

“你不用怕麻烦我的……不过,你会越来越勇敢的。”

之后他舒舒服服地坐在那张电竞椅上,抱着画本和江波涛给他倒的白开水。江波涛休息时就陪他一起看(队员们也过来看热闹),还帮他把陀螺装好(结果休息的时候孙翔吴启他们倒玩起来了)。当江波涛对战时,小周就一声不吭地看着无浪,当别人对战训练时,江波涛偶尔会和小周聊聊:

“你感觉刺客怎么样?”

“刺客?”

“黑色衣服的。”

“好棒……嗯?”

“怎么啦?”

“好像慢了。”

江波涛不禁心中感慨周泽楷的荣耀天赋真是从小就具备的。

每看完一场比赛江波涛还要求小周按摩眼睛。江波涛的手指暖暖的,带一点茧,在他眼睛周围轻轻按摩着。

电竞椅——现在他知道这是什么了——也很好玩,可以转啊转,滑出老远,当然他们训练时不可以。

“我坐的是谁的椅子?”

“是周泽楷的椅子呀。”

最后,当江波涛指点完于念和杜明在上一场中的表现后再回头,那孩子已经缩成小小的一团睡着了。

“我帮他拿个盖的东西吧。”方明华起身。

“麻烦你了。”江波涛回了声。小周睡得很香,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

 

小周醒来的时候,橙红色的斜阳长长地照进来,还拖长了队员们的影子。

大家都站起来了……要走了吗?

“小周?去吃饭啦。”

谁?小周怔怔地看着说话的人。

“睡糊涂了?”

哦,小江哥哥。

小周终于清醒过来。

 

之后是吃晚饭和晚训。江波涛发现这孩子没什么精神,但是摸他额头也没有烫的感觉。

“小周你不舒服吗?”

他摇摇头。

一开始他想这孩子会不会憋着不说。但后来他突然意识到:他不开心。

或者更应该说很惶恐。他心不在焉地看着他们打荣耀,时不时往门外看,但是门外什么都没有。晚训强度会更大,所以他们休息的时间寥寥无几。但只要江波涛一停下做手操,小周就会攥住他衣服。

“小周怎么了?”

那孩子还是摇头。

轮回晚训结束是9点。对于小孩子而言这有点太晚了,江波涛收拾完赶紧带着小周回房间。他火急火燎地翻找洗漱用品时发现那孩子咬着嘴唇。

“……小周?”

小周看着窗外。秋冬季节的9点,天已经完全黑了——

“爸爸妈妈不要我了……”

说完他终于没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

江波涛瞬间明白过来。就算小周已经习惯了父母总是把他放在别人家,这个习惯也是有限度的。一般来说吃晚饭前就会把他接回家,最迟不会超过7点。

“爸爸……妈妈……会不会……被车撞了……”

江波涛连忙搂住他。周泽楷小时候基本不哭,即使哭也不会很响亮地哭,很小声地哽咽着,看着特别让人心疼。

在这么小的孩子的心里,即使江波涛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也绝不可能取代父母的地位。他还不是五岁的周泽楷的世界。

但是江波涛不可能为这事嫉妒。他为这个孩子难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被莫名其妙地扯入了成年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年轻的父母再也不会来接他,他幼时那个家也已经在十年前被拆迁了。他上的幼儿园,他走过的路,门口的馄饨摊,小区里的石榴树早就面目全非或是不复存在,他认识的人们都已长大,变老,甚至不在人世。

五岁的他和现在这个世界的联系早已烟消云散。

江波涛一边拍着他的背轻声哄他,擦掉他的眼泪,一边又黯然地想:

那么现在的小周呢?他现在在哪里呢。

如果他回到了很久以前五岁时的上海,那么他谁都认识,但是谁都不认识,他会彷徨吗?会想这里吗?

如果他是变成了这个孩子,记忆也回到了五岁,那么二十四岁的他什么时候醒来呢?

江波涛用额头轻轻抵住了小周的头顶。小周一边抽泣着,一边用满是泪水的大眼睛看着他。

“小周,你不要哭……你的爸爸妈妈不会不要你的。”江波涛有些苦涩地笑了笑,抹去他的眼泪。

“但是小周——以后终有一天,爸爸妈妈没有办法一直陪着你的。因为你会长大,你会独立,你必须要靠自己,就像小鸟终归要自己飞出去的。”

“但是……我向你保证。”

“你的父母无法陪伴你的时候,我会在你身边。”

“我会一直陪伴你。”

小周泪眼朦胧地望着他。他并没有完全听懂,他也并不明白为什么江波涛看起来那么伤感。他有点哭累了,被江波涛帮忙洗漱完后靠在枕头上睡着了。

江波涛望着他。他睡得很熟,毕竟是累了,除了眼角和鼻尖还有点红,偶尔会抽一下鼻子。即使他刚刚那么伤心,小孩子的心情也是来的快去的快。感伤和思绪万千永远都是留给成年人的。

“小周,如果你明天还在……我找时间带你去科技馆玩。”

“如果你回来了……”

江波涛张了张嘴。如果你回来了……

最后他轻不可闻地说:

“我很想你。”

 

江波涛被闹铃闹醒后习惯性地往旁边推。在空白床单上摸索了好一会儿后,他模模糊糊地想:是了,旁边是小周……

突然他的手被一双温暖而又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握住。接着他整个人投入了一个温柔的怀抱。

江波涛瞬间清醒,眼眶一酸。

“我回来了。”背后传来他爱人的声音。

“嗯。你来晚了。”江波涛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他胸口。

周泽楷笑了下:“哭了?”

“怎么可能,”江波涛云淡风轻地抬起头,“但小时候的你昨晚哭得可难过了。”

“小时候……不够勇敢。”

“还好。而且你现在是个内心很强大的人了。什么时候转变的?”

“成年。“

“这么晚吗?”江波涛笑他。

周泽楷也笑,亲吻他的发顶:

“嗯。你来晚了。”

the end



*后来吴启杜明兴冲冲地和周泽楷提小周的事,还想找照片,结果发现那些照片全部文件损坏。

*周泽楷回到了小时候,醒在公园长椅上。他去看了看以前的小区和幼儿园,在那个一年后就不再来的馄饨摊又吃了一次。他还看到了年轻时的父母,他们在焦急地找自己,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次失踪了一整天的事,真相大白。但他最终还是没叫他们,因为他是陌生人。江波涛不是上海人,所以他也没法看看小时候的江波涛。

*孙翔虽然看起来是个不怕天不怕地的年轻人,但其实意外纯情。他们队都知道周江二人关系,也都支持,偶尔还会开开玩笑,只有他提到会不好意思。这和性别没关系,因为提到方明华和方嫂,甚至是杜明和唐柔他也是这样。属于从小被教育“看人家谈恋爱会长针眼”的那种,杜明他们有时候会拿这事逗他,最后总是jjc结尾。

评论(12)
热度(240)

© 风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