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全职周江相关,但是有时没粮吃饿疯了会推荐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拆逆但是并不是真吃(除非真的画的写的很好而且不过火)所以注意避雷,其他cp有一点杂但基本是正副队,江波涛迷妹,江副队是世界的瑰宝大家都要好好爱他

【The Right to Heresy】几个片段

*我发现我一直在删改,干脆重发一遍

*和trth有关的几个片段。因为最近《雪原》在瓶颈期,先写写支离破碎的小片段,欢迎关注这个tag

*cp:修伞/周江/卢刘+喻黄+一点点方王(就不打tag了)

*ooc,私设很多,文笔不存在

*伞哥活着。

*trth是特殊能力设定,可以在评论里猜猜大家都是什么能力哦


1.修伞片段

“要帮忙吗?”

叶修靠在门框上,从裤兜里掏出烟,但想了想又塞了回去。

“用不着,咱们这里就你最碍手碍脚。还有,想抽抽呗,你看我的自动烟雾感应器会不会糊你一脸。”

埋头苦干的男人把辅助设施和他的半成品往旁边轻轻推了一下,看它们自动漂浮着归位后才笑着回头看向叶修。那是个面容清秀的青年,笑容带着阳光和活力,看上去是那种普通可靠的邻家男孩。

但是没有人会忽视他的右眼,或者说,原来是右眼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精细装置,石英玻璃为窗,金属齿轮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微不可察地自动旋转着。

叶修凑上前,向那只右眼伸出手。

“嘿,”苏沐秋稍微偏了偏头,“别直接摸,很金贵的。”

于是那只伸出的手稍微向下移了些,落在他的脸上,沉默着摸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苏沐秋笑起来,“该不会还在念着那件事吧?”

“那倒没有,”叶修把手放了下来,也笑,“我就好奇你这眼睛都已经能看后脑勺了?”

“怎么可能,我听到你烟盒的声音了。所以……什么事?”

叶修收敛了笑容。

“我们又有活了。”


2.周江片段

江波涛半梦半醒着翻了个身,手指触到周泽楷的后背,慢慢抱了上去。

“……你醒的真早。”他低声说 。

周泽楷正坐在床边。他回头看到这么个场景笑了笑,手指从江波涛的耳垂滑下去,落在脖颈那些欢愉的痕迹上。

江波涛随手披了件外衣也坐了起来,头靠在周泽楷肩上:“你在画什么?”

周泽楷没回答,因为江波涛只是随口一问。他坐起来就看得清清楚楚:漆黑的洞穴和画面中央不算很旺的篝火,或者说看上去就是这样。如果再仔细一点,还可以对地面沙砾的细节,穴壁上的光影效果啧啧称奇一番,火的处理方法也看出画家的功底是多么深厚。

但是江波涛什么都没说。周泽楷微微偏头,发现他的耳尖红了。

这个发现让他勾起嘴角。江波涛永远知道他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怎么样?”

“你脸皮越来越厚了。”江波涛的脸都开始热了起来。

“只有我俩。”周泽楷笑了笑。

江波涛没法抵御那个微笑。洞穴,篝火,光影斑驳,他看的出。但再一看,火光带着狂热,壁上的阴影暗示着欲望,这幅画每个角落都透露出激情,欢愉,情爱之类的情绪,直白得令人脸红心跳,让他想起昨晚。

周泽楷说得对:这幅画只有他俩才明白,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你什么时候画的?”

“上次后。”周泽楷把画放好后也躺回去,欣赏江波涛因为这话再一次发烫的脸,“喜欢?”

江波涛望着天花板沉默了一会儿。

“我不希望只能靠性来驱散黑暗……那是逃避现实。”

他靠近周泽楷。

“但是的确温暖。如果是和你一起。”


3.卢刘+喻黄+一句话方王片段

“行了,这事没什么悬念的。是谁身手敏捷地把那些找麻烦的人解决的?是我。是谁想出了营救方案,还把小卢送到安全地带,还凭敏锐的头脑把那些无关人士都哄得团团转没有起一丝疑心的?是文州。你王杰希干什么了?哦当然啦许斌是你那边的人,但那是人许斌的功劳。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你之后帮小卢的检查和帮助啦,但是很明显,小卢肯定还是得由我们蓝雨来照看比较稳妥一些。”

“抱歉,你语速太快,我什么都没听清。”

“啊没关系王杰希,我已经习惯你从大学就一直耳朵不太好,没事,要是你想我还可以再讲一遍不带重样。”

王杰希努力抑制住翻白眼的冲动,转向喻文州:“你们也看到了,那个叫卢瀚文的孩子的能力因为这次事件造成的波动很大,当时甚至超出他自己的控制范围。虽然现在都稳妥了,但是不能保证后遗症和以后出现类似事件。在我们那里一是许斌能帮上忙,二是小别是这孩子认识的人,各种方面都能有个照应。”

喻文州的反应是笑了笑。

“王杰希,我和少天一样很感谢你们的帮助。而且我们不是寄宿学校,小卢想找小别随时都可以。”

又来了,王杰希有些厌烦地想,从大学开始就是这样,他永远干不过这两人的唇枪舌剑和笑里藏刀,即使加上方士谦那个傻子。但这一次他有资本和决心赢过他们二人。

“为什么我们不问问他自己的意见呢?”

黄少天明显还想继续争论下去,但是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拉住了他。

“……有道理。”

黄少天看向他,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喻文州也悄悄冲他摇摇头:没胜算。

“行吧王杰希,虽然明眼人都知道你是要打亲情牌了,当然那个刘小别不过是他邻居而已……”

“……我进去了。”王杰希直接无视接下来的语言攻击,开门进去,感觉心累不已:明明都是为了这个男孩好,偏要弄个争锋相对。

我也真无聊。他一边想一边走向病床。

卢瀚文在绞尽脑汁写数学。他的左手打了石膏,脸上贴着纱布,头上还缠了绷带。虽然都是皮外伤,但对一个十四五的男孩而言还是有点吓人的。即使这样,卢瀚文还是很精神,左顾右盼,仿佛下一秒就要偷偷溜下床踢球去。

“感觉好些了吗?”王杰希问。

“嗨,王医生!呃……其实没感觉多好。”卢瀚文笑嘻嘻地回他。

“慢慢来。”王杰希坐了下来,“你恢复挺快,不用很久就可以出院了。”

“那真不错。小别哥怎么样?”

“他醒了……等等你还不能下床。他很好,虽然伤有点多但是不严重。晕过去只是因为体力不支。”

卢瀚文低下头。末了他说:“他是为了保护我……我还是太弱了。”

“这不是你的错。”而且……你可一点也不弱。王杰希想了想没说出来。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王杰希先开了口:“那么……你出院后准备去哪儿?”

卢瀚文抬头看他。

“当然……我不是指回家。”

卢瀚文盯着他,突然开了口:

“您是不是叫王杰希?”

王杰希一时没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小别哥总是和我提起您。”那孩子脸上浮现出笑容,“我去找他问问题,他会聊说您年纪轻轻就当上主任了。他有时候还会挺敬佩地说您发表了什么什么文献,可了不起了。”

王杰希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呃……过奖。”

“有时候我找他踢球,他还会忙说要完成今天的议题,微草又有什么任务。他真的很热爱微草……我想您和微草一定都非常了不起。”

王杰希倒不至于被这种夸奖冲昏头脑。他只是稍稍放下心来:看来这孩子应该定下来会留在微草……

直到他突然看见那孩子眼中一闪而过的寒光。他忽然意识到大事不妙。

“我会去蓝雨。”

卢瀚文说。

一时间病房鸦雀无声。

王杰希缓了一会儿后才开口:“……是……因为我吗?”

“嗯……也不是。黄少和喻先生真的超级酷!我想学学黄少的格斗术……但是您也救了我,而且说真的,您是我遇见的最温和最有能力的医生了。小别前辈说的没错:您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我很喜欢您。”

王杰希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所以我不想讨厌您……那样的话太遗憾了。我会很难过。”

“……即使小别在微草?”

“没办法啦……虽然我也很想跟小别哥多相处……”

那孩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可我吃醋了。”他干脆地说。



*苏沐秋遭遇过车祸,虽然活了下来但是失去的除了右眼还有右腿,腰部神经严重受损。但是他们得到了其他人的帮助,而且……他的能力也帮了忙。

*后来方明华看到了周泽楷那幅画觉得很不错,问他为什么不挂在客厅。江波涛面红耳赤地把它夺走了。

“这风景画有什么问题吗?”

你错了这是小黄图。江波涛自暴自弃地想。

*喻黄王三人是损友关系,但是在涉及双方势力的问题上还是会很认真的。小卢很重要。


评论
热度(27)

© 风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