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全职周江相关,但是有时没粮吃饿疯了会推荐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拆逆但是并不是真吃(除非真的画的写的很好而且不过火)所以注意避雷,其他cp有一点杂但基本是正副队,江波涛迷妹,江副队是世界的瑰宝大家都要好好爱他

【周江】而你在这里(同居三十题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周江同居三十题,原作背景

·大量私设注意

·傻白甜注意(虽然并不想)

·江波涛迷妹,当然更喜欢他们二人在一起

·人物和荣耀属于虫爹,ooc、文不对题、废话连篇属于我。


前几章链接:1  2  3  4  5  6  7


Warning:

·请不要将此篇当做中秋贺文……因为写得很糟糕

·退役后,基本上就是个设定篇

·八月十六是因为十五的时候去父母家了,这一年的话去的是江波涛家(不过和文章没有关系罢了)(笑)

·有没那么明显的关于ooxx的部分……但如果实在无法接受请注意避雷(致敬)

·大家中秋节快乐\(≧∇≦)ノ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我去买了螃蟹。”江波涛略得意地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周泽楷有点意外地看着他。


“你自己说的‘九雌十雄’,这不中秋了吗,你又喜欢,看到就买了……不过我不会弄哈。”江波涛兴奋地把袋子放进水池,“这样晚上可以一边吃螃蟹一边赏月了……”


那个“九”明明是指农历九月啊江副队。


“我来弄。”周泽楷微微笑了笑。


江波涛是北方人,基本上没碰过螃蟹,这不是他第一次弄错时间。但周泽楷每次只会在心里默默自言自语一遍“吃螃蟹的时候还没到”然后接过江波涛手上的袋子。


嗯,到国庆节再买最好的做给他吃。

 



今天是八月十六。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周泽楷兴致挺高。


“是啊……诶小周你小心。”江波涛帮他把桌子搬到二楼露台。


其实江波涛对周泽楷在中秋节一定要边吃晚饭边赏月这件事挺无奈。S市的空气质量,不管是赏月还是吃晚饭都不太合适。


“……赏月?”周泽楷第一次提的时候江波涛以为自己听错了。


“传统。”周泽楷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所以年年都依他。




嗯,陪他一起看也很好啊。

 



南方人和北方人,或者干脆说两个人的口味真的挺不同的。


比如江波涛其实不是很喜欢螃蟹,因为他不会弄。


但周泽楷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S市人真的很喜欢。


所以俩人确定关系了后,螃蟹都是由周泽楷帮江波涛打开,把肉和蟹黄蟹膏挑到小碟里,再倒上一点醋。

 



“给你。”

 



再比如周泽楷其实不怎么吃鱼,这倒和南方北方无关,他怕鱼刺,小时候亲戚被鱼刺卡过送到医院里的。


但江波涛因为从小被父亲教导“鱼肉里面富含营养”,他居然真的很喜欢吃鱼。


所以俩人确定关系了后,鱼肉都是由江波涛非常细心地把刺用筷子挑出来,蘸上酱油放进周泽楷碗里。

 



“吃鱼对身体好啊。放心刺我挑干净了。”

 



再比如江波涛不喜欢太甜的东西而周泽楷几乎不能吃辣。


但你真要说两人为了对方做出很大牺牲好像也没有。他们甚至都没有做出退让,又都挺满足的。

 



当然他们也会当面指出自己觉得不合适的地方。


“喂喂喂开这么大啊热水。”江波涛把水关小。


“浪费,对手不好。”周泽楷“啪嗒”一声盖上洗洁精的盖子。


比方说洗碗就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在这方面,两人都执着于自己的习惯,争论过几次。

 

直到那天方明华家邀请轮回诸位到家里做客。

 

“诶诶诶嫂子放着我们来!”大家都叫。


“不用啦,洗碗这点小事我来就行了。”


“人家这是怕你洗碗这点小事还把碗打了……”


“搞得好像你不是啊!!”


“我帮你。”方明华停下和他们的打闹站起来,立刻获得大家一致的“啧啧啧居家好男人”。


俩人边洗碗边秀恩爱这事按下不表。倒是方夫人洗碗的方式令周江二人受益匪浅。


热水也用,但用容器在下面接,不会一直开着;油多的时候洗洁精也用,不过是在百洁布上滴几滴,这样出的泡沫一样多,洗洁精可节省了不少。


再居家的男人,这终究是个男人,人妻和宅男之间性别的沟壑可是堪比次元壁厚度的。


所以分歧的最终解决办法是引入第三方案。双方都很满意。


当然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的。周泽楷一不留神就会把水开大,江波涛一个手抖还是会把洗洁精倒多。不过俩人慢慢适应着,偶尔提醒一下对方,互相开着玩笑,也是这样过。

 



好吧我知道你们在想一些很污的东西比如“x生活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当然。


但是俩人对对方都很满意……哦其实也不尽然。


而且觉得不太满意的地方对方似乎并不打算改。


先来谈谈江波涛的。


一般而言俩人一周一次,有时候忙比赛大半月才能温存一下。过程普普通通,无须赘述。


但是偶尔——周泽楷这个人其实超恶劣的,简单说来就是:你以为他是哈士奇但他只不过是一只好脾气的狼。


第一次的那个晚上,江波涛看到撑在他上方的周泽楷的眼神就意识到不对了。


所以他那一刻就明白他不可能是上面那个。而且周泽楷力气比他大。


每当周泽楷一边在他的脖颈和锁骨边落下温柔而细密的吻,一边做着恶趣味至极的事时,江波涛的内心都挺崩溃。

 



“叫出来。”

 



叫什么啊叫……


当然他同时感到没顶的快感这种事他才不会说的。


不过还好,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在休息日的前一天。

 



其实周泽楷有时候也很为难。


眼角泛红,无声地喘息着的江波涛太犯规了。


而且其实有很多时候是江波涛主动撩的自己。根本没有抵抗力。


不过以上不是周泽楷为难的点。


还是偶尔——江波涛这个人其实也蛮恶劣的。好歹也是叶神认证的心脏啊。


主要是事后。


有次他们玩过了,事后江波涛有点茫然地望着镜子里肩膀和脖子上大片的吻痕和一个个牙印,摸了摸一处最红的。


“疼?”周泽楷有点担心了。下次不能这么过火了。


江波涛转过头看着他。

 



“带我去打狂犬疫苗快点。”他说。

 




???


????????????




周泽楷想爆炸。Boom shakalaka的那种。


不是就算大家都说轮回是犬系的你也别真把我当哈士奇啊?!


等等好像是说被人咬了也要打狂犬疫苗的……?!?!?


周泽楷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时江波涛的表情特别凝重,直到周泽楷凌乱了几秒后决定去拿外套时才憋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小周你看你的表情……我逗你的啦!”


“你又没得狂犬病打什么疫苗哈哈哈……”


“你又没咬出血只是个牙印就算真咬深了也是打破伤风啊哈哈哈……”


明明一脸倦容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有点心疼。


周泽楷叹了口气,坐回床上帮他揉酸痛的地方。


“疼?”


“还行……咳(笑呛着了)小周你不生气?”


“下次再说。”


“……小周你等等。”

 



就这么两个人你还能说什么呢?


再多不同还是安安静静地在一起啊。

 






露台上挺凉快。


但是天似乎有点阴,直到晚饭吃完也没见到月亮的影。


“真可惜啊,得等明年了。”江波涛有些遗憾。


周泽楷正在剥螃蟹,闻言笑了一下。




“不可惜。”




他把小碟推过去。


-----------------------------------------------------------------------------

如果是确定未感染狂犬病者咬的话,其实不用打狂犬疫苗的。

但出血的话要消炎,伤口深要打破伤风。

人的口腔并没有那么干净啦……

评论(2)
热度(57)

© 风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