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全职周江相关,但是有时没粮吃饿疯了会推荐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拆逆但是并不是真吃(除非真的画的写的很好而且不过火)所以注意避雷,其他cp有一点杂但基本是正副队,江波涛迷妹,江副队是世界的瑰宝大家都要好好爱他

【周江】任务(片段)

*今天是7.6的片段练习

*今天是周江

*今天是“与其说是打斗不如说是屠杀”片段

*1226字

*不知道是在干嘛的请看这里:说明


“什么人?出来!”

卫兵举着枪对准了树后那个草丛吼道。无人应答,但之前那个入侵者已经暴露了身形,这样不过是拖延时间。

“再不出来开枪了!!” 

草丛终于有了动静。那个年轻的入侵者低着头慢慢站起来,一言不发,和所有被抓住的入侵者一样试图以沉默来抵抗的模样。但是没关系,审讯室的那些家伙总会让这些人开口的。

卫兵又凑近了些,枪口微抬示意举起手来。穿着黑衣的男人犹豫了一下,不情不愿地举起了双手,慢慢抬起头。即使是资历最老的卫兵都不禁可惜了一下:他还那么年轻,有着一张他们见过最英俊的面孔和……

一双狼一样的眼睛。

“Hello!”

头顶突然传来欢快的问候,带着笑意和冰冷的匕首。站在最外围的一个卫兵还没反应过来,那把匕首已经直接捅进了他的左眼和脑组织。从天而降的偷袭者把沾着血浆和组织碎片的匕首猛地拔出来,手指间翻了个花,顺带割断了左后方准备举枪那人的喉管。那人倒在地上呜呜地试图发声,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自己的血呛死。

卫兵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人,但是他们都没来得看清男人的动作就已经被枪口对准。男人直接爆头两人后迅速后倒,躲过一梭子子弹顺带铲倒开枪者,对准眉心又是一枪。而对付偷袭者的卫兵刚准备掏出报警器,偷袭者一个后踢,他的手就突然血肉模糊地飞了出去。

卫兵难以置信地回过头,偷袭者冲他一笑,脚尖刚刚弹出的刀刃猛地扎进他心脏。

“行吧,那么……“

男人突然纵身一跃,踹飞了一个躲躲藏藏的卫兵,那把对准了偷袭者的枪飞了出去撞在树上,干枯的树皮被狠狠撞碎。

男人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定了一会儿后他又冷冷地在头上补了一枪。

而那个同样年纪轻轻的偷袭者连头都没回,微微顿了一会儿后继续说:“……把尸体藏一下吧。“

男人凑了过来。

“然后赶紧潜进去。这个任务拖太久了夜长梦多。“

男人又凑近些:“江。”

他的同伴没有理会他:“杜明吴启那边应该快搞定了,到时候正好汇合,误差时间不能超过三分钟……”

男人眯起眼睛:“江波涛!”

“哎~周泽楷。”被叫做江波涛的偷袭者终于回过头来,露出一个虚情假意的微笑。

周泽楷立刻又缩了回去,完全没有了刚刚对付卫兵的气势。他一边搬尸体一边犹豫了很久,最后又凑过去:“我受伤了。”

“嗯,我看到了,被子弹擦到了。”江波涛的手顿了一下,但还是继续擦拭匕首。

“那……”周泽楷偷偷瞟他。

“活该呀。”江波涛点点头。

周泽楷一下子泄了气。他把手上的血迹擦拭完后沉默了一会儿,把手伸过去摩挲了一会儿江波涛的手指:“还生气?”

“……你说呢。本来吸引他们注意是谁的任务?”

“你。”

“偷袭呢?”

“我。”

“……做诱饵本来就比偷袭危险挺多的,我不想你遇险懂吗?”

“我也是啊。”

江波涛没办法地看着他。轮回的枪王不思悔改地看着他,刚刚还像狼王一样冰冷嗜血的双眼中满是温柔的东西。

所以说儿女情长真的是蛮影响任务的,但是他们俩在这一点好像都挺不思悔改。

“算了,走吧。下不为例……不然我就理解为你质疑我的战斗力。”江波涛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把匕首插回腰间。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眼神也瞬间调整回了任务模式。

有的是正事要干。


评论(1)
热度(18)

© 风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