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全职周江相关,但是有时没粮吃饿疯了会推荐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拆逆但是并不是真吃(除非真的画的写的很好而且不过火)所以注意避雷,其他cp有一点杂但基本是正副队,江波涛迷妹,江副队是世界的瑰宝大家都要好好爱他

【周江】精神体的基本性教育

*7.8的份来啦,今天是沙雕小短篇

*对于上一条不知道在干嘛的点这里:说明

*哨向设定

*有精神体(狼x狐)的嘿咻描写,不喜慎入

*算作自己当时100粉点文的回复吧,所以 @凌江天 



1.

“无浪——你去哪儿了?”江波涛一边呼喊一边把门打开,“等一会儿我们得……操。”

他把门关上了。

 

2.

“周泽楷你给我管好一枪穿云。”

周泽楷一脸讶异地抬起了头,正对上自家一脸阴郁的向导和他怀里缩成一团的北极狐。而一枪穿云则保持着草原狼的高傲端正地坐着,如果它没有在听到这话时假装没听见地把脸转过去,会显得更威严一些。

“怎么?”

“我刚刚进去的时候看到一枪把无浪压在地上。”无浪在怀里不安分地扭动起来,江波涛就把它放了下来,离一枪穿云远些,“我不想再说下去了,请你管好一枪穿云。”

江波涛今天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制服裤还没脱,军用匕首和M9A1插在细得可以一只手环过来的腰侧,黑色也实在显腿长。还有黑色无指手套。他居然还没脱手套!!他不知道这种穿搭走在路上可以勾起任何一个哨兵的……

“不,并不会,哨兵周泽楷,只有你才会这样想,你这个精虫上脑的混蛋。“江波涛的脸完全黑了,“你能不能正经点?!“

“对不起。“周泽楷诚恳认错,那双眼睛深情地望着江波涛,直接把他看到向导素水平紊乱。他连忙掩饰地咳了一声:“呃……没关系,毕竟这也不能说是小周你的错……“

气氛好得不行。

直到下一秒他们突然听到一声细细的尖叫。

他们僵硬地回过脸去,发现小狐狸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到狼的身边了。场面极其香艳,草原狼几乎整个盖住了北极狐,一边轻柔地咬住它一边剧烈地活动着,小狐狸在底下哀哀地叫却又不挣扎。

“……”

“……周!泽!楷!!!”

 

3.

他们去找方明华评理。

“为什么是我?!”方明华莫名其妙。

“你有经验。”周泽楷说。

“不我并没有经验,而且我已经一周没有和我老婆亲亲抱抱了,你们两个不要脸的。”

“别呀方哥,你不是医生吗?队员及其精神体健康状况不应该归你管吗?而且嫂子都怀孕了你还想着这些……”

“我没有!!”方明华崩溃。他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女性士兵怀孕后会被安全地看护照顾起来,简而言之放产假。而方明华身处轮回,本来就是重点部队任务繁多,前段时间因为刚结束了一场战役,几乎所有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好不容易闲下来,他是真的很想自己的小姑娘。而不是在这边被两个小兔崽子秀恩爱。

“前一周我只能往回寄向导素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个渣男。”

“不,方哥,联盟会记住你的牺牲的。嫂子说她理解你,只是向导素她已经快闻吐了。”

方明华绝望地哀嚎。他决定不能只有自己倒霉。

“你们难道不知道精神体是忠实反映主人内心思想的吗?”方明华恶毒地指出。

“对,有道理。所以周泽楷你怎么天天都想着和我上床?!”江波涛质问。

周泽楷反驳:“无浪没挣扎?”

“那当然是因为我也想和你上床。”江波涛理直气壮。

房间内顿时鸦雀无声,周泽楷和方明华都被这种不要脸的气概深深震撼了,敬畏地看着他。江波涛被这样盯着,脸上才终于出现了一丝红晕,有些底气不足但依旧不思悔改地撇过头去。

周泽楷的眼神一下子深邃起来:“好。”

“……我他妈是不是还要把宿舍让给你俩来一发啊???!!!”

 

4.

“……你在拆散他俩。”周泽楷不服气。

“得了他俩都不是一个物种!”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说:

“往好处想,都是犬科……”

江波涛把抱枕扔到他脸上。

扔完后江波涛又有点心疼,叹了口气:“我不是说要拆散他们,只是……我的意思只是一枪可不可以少拉着无浪做那种事?毕竟也不是一个物种,我还是有点担心无浪受伤的……就,别像现在这么频繁。”

周泽楷觉得很有道理,而且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男友为任何事犯愁,他也会心疼。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向那两只一不注意就黏在一起的家伙走去。无浪舒舒服服地窝在一枪怀里,嘴上叼着一个紫色的小盒子在用爪子拨弄着玩。一枪则温顺地看着它,时不时低下头舔舔无浪玩乱的毛。

“呃……听我说。”

无浪玩得开心没理他,一枪倒是眯着眼睛看向自己的主人。

“以后别做了。”

一枪穿云打了个喷嚏。

“你们都是公的……”

一枪穿云的眼神宛如看智障。

“呃……无浪会不舒服的。”

话音刚落,无浪抬头亲了亲一枪。

“不……我是说……公共场合……”

一枪穿云的眼神慢慢移向门外。从这里可以看到会议厅,他三天前才趁着没人拉着江波涛来了一发羞耻play。

周泽楷还试图垂死挣扎一下:“至少……别那么频繁……”

这时无浪怀里的小盒子终于没抓好,“啪嗒”一声掉了出来。他一眼就发现那是他们这个月刚申请的第4盒避x套。

周泽楷大义凛然地回头:“我放弃。”

江波涛把另一个抱枕也扔在他脸上。

 

5.

江波涛三天没让周泽楷上他的床。

第四天他们也没做成,因为有了新任务。这次任务稍稍出了些状况,俩人都负了伤,周泽楷还受到了对哨兵攻击。

他现在躺在病床上,大脑一片混乱。每个角落的信息都一股脑地冲进他的大脑:病房外墙上一只圆网蛛腿划过了它的网;医院里放大了三十倍的消毒水味中间混杂着的血腥味和潮湿气味;病房天花板上有已经调成最柔和模式的灯,发出的红外光紫外光可见光一条一条地刺穿他的眼皮,灼烤他的眼球。他五岁的时候把一颗糖掉在了地上。杜明怎么还没表白。蓝雨下星期要过来。敌人在第32秒被爆头。十六岁那年方锐和吴羽策打沙滩排球。江波涛刚刚受伤了。

江波涛现在怎么样了?

他怀疑“江波涛”这三个字就有什么魔力,一想到就如同清凉的泉水流过冒着热浪的精神图景。他舔了舔嘴唇,终于有了睁开双眼的勇气。他微微抬起眼皮,觉得自己出了幻觉……

不是幻觉。

江波涛脸上还贴着纱布,肩膀绑着绷带,光着上身只披了一件外套,又担忧又温柔地坐在他床旁望着他,轻轻撩开他被汗浸湿的刘海,通过精神链接慢慢安抚着自己的哨兵,将他满脑子的混乱一件件归位。他的精神图景慢慢恢复原样,他的精神触梢轻轻缠住江波涛的,再往外延伸,轻抚江波涛受伤的地方。

“好些了吗?”江波涛问。

周泽楷突然坐了起来,用没受伤的那条手臂紧紧搂住江波涛。这么猛烈的动作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但是他没有注意到这些,忙着追逐江波涛的嘴唇。

难舍难分地吻了一会儿后,江波涛感觉到那只手在往衣服里伸。

“等……”

“就摸一下。”周泽楷哑着声音,“就一下……忍太久了……”

江波涛犹豫了一下后跨在周泽楷的身上。

“你……别扯到伤口。别让方哥发现……”

周泽楷简直喉咙里冒火。他单手掐住江波涛的细腰,细细密密地从上而下地吻着江波涛的脖颈,锁骨,肩膀……

 

然后他越过江波涛的肩膀看到两双求知若渴的眼睛。

 

“……”

“……”

周泽楷黑着脸把它俩扔了出去锁上了门。

 

6.

“呵呵。还好意思说精神体。”

不仅发现了两只偷情的小兔崽子,以养伤名义罚他们一个星期不准见面,并被问及此事感想的方明华做了如此总结。



评论(9)
热度(386)

© 风的列车 | Powered by LOFTER